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记住院流水帐之二

住院流水帐之二
 
时间:11月6日,星期天
 
一夜的嘈杂,熹微终于染白了房前林地的树梢。林地对面的手术室,这时灯光依然还亮着。一夜没熄灭,一夜有间发性的交通事故,或者喝酒打架的事发生。
查班护士来了,叫起来活动,没通大便不要喝水吃东西。
医生、助手来了,问了昨晚情况,说安排换药拨掉尿管之类的事。
值班护士来了,挂瓶,导管线,系紧手臂,用力拍打病人手背,摁准血管,下针,调点滴。
助手又来了,朝尿管里打进药水,拨出,痛有液体流出。
就这样,平躺着盯着“可立袋”,看点滴调快慢。
就这样,一瓶又一瓶,五袋吊到晚上七八点。
中途起来如厕,第一次让妻子帮忙,她闪了腰。第二次不敢了,开始在脑中盘算两只手的着力点,起来,躺下。
起来真难。两肘缩后,用力撑缩上身,让头像英雄一样昂起,靠向床头栏杆,侧身,滕出一只不打针的手,撑起身体,右脚落地,微点着力,身体靠向床边柜,撑直身体,左脚着力,另一只手按住伤口,一节一节地直起身子。这样起来,一般费时5至8分钟。
躺下也难。
屁股坐在床沿,用左手撑在床的中心,左脚慢慢移上床,左手撑起绷直,屁股又慢慢挪向床中央,缓缓抬起右脚,上身后倾,右肘撑住,左手后缩,肘顶着床。这样子,很像一只以地为床的蚱蜢,头微微下倾,一只手摩擦着床单放平身体。长舒一口气,终于躺下了。这样躺下,一般也要费时5至8分钟。
一昼夜24小时,就这样八九次。
难得起来,就好好听医生的话,多走走。
我不想麻烦人,包括妻子,不想让人看到我任何痛的表情,还有迟缓的行动。常常在离开病房的时候,尽量做出没事的人一样,一个人举着瓶子,如厕,在房间的走廊上趋步。
妻子有时跟在我的后边,看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她想上前,我用手势制止。我不想病了一个又累病一个,都是迈向老年的人了,只要陪着送饭,帮洗漱,夫复何求。
同病房的人说我坚强,妻总是说,不坚强行吗,现在越发感觉生一个孩子真是少了。
是啊,何况孩子还远在千里外的部队呢!
分享到:

上一篇: 记住院流水帐之一

下一篇:恶梦醒来,不是黎明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贝贝 (游客) : 我走了哦,老儿童,注意身体。。

    2012-02-11 12:32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