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记住院流水帐之一

                                                                     记住院流水帐之一
 
时间:星期六,2011年11月5日
早读7.30左右,肚子不适,进五谷轮回之所,大解。
下早读课痛如隐隐,又进,不解。
一二节课高二12班讲单元卷,隐痛加重,中途课间如厕三次,难解。
9.45出校门,按约坐堂兄刚买的车到老家做客,为家族和谐。途中隐痛变疼痛。
11点左右到老家乡村街口,检药吃药,不缓,疼痛变剧痛。
12点嫂子等族人去吃满月饭。我做不成客,请四嫂带礼。躺在四哥家六女七儿睡的床上,剧痛不止,呼天叫娘,不缓。
12.30左右,应三哥之说,去他家吃点。虽然有蛋汤之类的菜(难为三哥,带二个小孙子,还要做饭给我吃),但痛没胃口,不想吃,只用开水泡了点饭,吃了五六口,又回四哥家躺着,还是痛。
电话四哥,叫请赤脚医生。他说接嫂电话后,正在从施工地赶过来的路上。
一点坐四哥的车去乡医院。医生听说肚子痛个不停,竟不施救开药看冶,说怕用药掩盖病情,最好马上送大医院。我知道这是托词,因为我一直不在本乡生活,他们犯不着。
四哥要开车送我,我不同意,他新手开车,路途又不熟。他只好电话堂兄,提早结束宴会。
一点好几十分,来时的人一路回,车较来时快了不少,可请来的司机中途办私事捱去了十多分钟。中途接了上班的妻子。
约三点到了大医院。查血验尿。同学的弟弟说,还好不是腮腺炎,这么痛怕早呜呼了,不过尿酸一万多,可确诊为阑尾炎。
三点半找熟人,妻回家拿医疗卡,交钱住院落。找到主冶医生,恰好同事的爱人,又确诊,听从建议,开刀冶本。于是,抽四罐血,照彩超,走心电路,拍上腔下腹光片。做这些事时,一直随身带着吊瓶。这样到了六点多,又举着吊瓶在《责任事故》书上签下同意二字。
陆续接到堂兄堂弟打来的问候电话,我都说没事,消消炎就会好,没提到开刀的事。
七点进手术室,妻一个人捂着被子在门口守着。
输液,消毒,半麻醉。护士们在玩笑着,我绷紧的神经也松弛不少。这时间,我想到妻子一个人在那,会不会着急;也想到开刀前,路过医务室,看到主冶医生在吃当夜饭的面包饼干,后悔没叫他们吃个晚饭……
约七点半主冶医生来了,场面一下静了。他叫我不要紧张,没事的,小手术一个。我点点头。片刻,麻木中感觉刀子划过,像闪电在眼前心底倏的。导尿,开腹,探取。
约摸过了很长时间,因为我的右手双脚都被绑着,左右手都在输液,感觉心跳加速。我嘶哑地提醒,我有房颤,他们及时采取措施,好多了,只是双手在不停地颤抖,双腿在并着往上痉挛。事后妻子告诉我,她中途被要求签了一回字。
九点过一点回病房,是妻子和护士把我搬上床的。我想帮帮,可大半个身子麻痹,只剩下有心了。
妻子问我要不要告诉她大姐,我说还是告诉的好,毕竟是家里的老大,事后会说的。我声音有气无力。
不断地有护士进出,量血压,测心率,试体温。这样,我在混沌中捱着,虽有意识但却不很清醒,连侧身而卧的妻子,床小挤我,我没有任何感觉,感觉到她的挤。
麻药的药性过后,感觉腹胀痛,刀口针咬痛,背椎板结痛,我想这个时间,应该四更吧。
我睁着双眼,看楼顶昏黄的灯光,看滴管里有形无声的点滴,听同病房两位婆婆一平和一浊重的呼吸声,更听走廊里响起的护士来往的敲门声,我在与侧都侧不了的身子作着苦苦相捱的较量。
分享到:

上一篇:病房健康话题

下一篇:记住院流水帐之二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游客) : 414454918148741884514848496478465422644982465894924964294

    2012-06-23 15:40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