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文章归档

<<   2018年   >>

01月 02月 03月 04月
05月 06月 07月 08月
09月 10月 11月 12月

追宗怀远 (6篇) 展开   列表

清明母亲周年祭

清明母亲周年祭   冷暖阴晴天难定 东西南北情相同 年年清明 今又清明 心事放何处   夜雨晨阳梦魂过 山青水秀归心意 年年清明 清明今又 松冈静伫   去岁临敛悲含泪 今朝心香柱柱燃 莲花呈露 玉霄云来 一恸慈怀   终身勤俭德后世 一生恬隐衍子孙 山旷青葱 水绿命生 伏惟尚飨

阅读(581) 评论(0) 2008-04-08 11:14

写在记忆的墙上(之二)

写在记忆的墙上(之二)     母亲的呼吸越来越微弱,如一盏菜油灯内即将熄灭的灯花,一闪一闪的,似灭非灭,非灭似灭。   我听从长叔的敦促,找来一口铁锅,在锅旁堆放已打好钱印的草纸。   “快烧,你娘要上路了,好打通关节。”长叔说。   旁边和我一同跪着的哥哥,递上打着的打火机。   泪水应和着姐姐的叫喊声溢出,手上的草纸“蓬”的一声着了,几天之后才觉察肌肤上灼伤的隐痛。   “快叫你娘接钱用。不叫,这钱接不了。”长婶说。   顺着哥高一声低一声的抽泣,我使出悲痛中的最大力气,呼喊着:“娘,拿钱去用,安心上路,一路上不怕。”我的声音盖过了姐的呼喊声,长婶瞪了我一眼。   这是我第二次目睹送走生命的离去。 第一次离去的是妻的父亲。黎明时分,轮班的发觉老人不行了,连忙将老人从医院接回家。等在床上安顿好老人,老人眼角滴出一滴清泪,没有一句言语,没有一点声响,走了。由于南下的,

阅读(560) 评论(5) 2007-05-22 17:13

写在记忆的墙上

写在记忆的墙上   自从母亲去世,也已过了些时日。但不经意间,时常会想起母亲的事,闭目养时,工作劳累时,外出散步时,神思往往进入一种冥想状态。 是我忘不了母亲,还是母亲在那个世界放心不下我? 对于母亲,我总觉得只是我的母亲,不是妻子的母亲,也不是儿子的母亲。我从不要求他们为母亲做点什么,他们也从不指责我没为母亲做点什么。 每隔十天半月,我都要下回乡,基本上都是一人前往,很少要求妻和子同去,一则车费多,二则路远不方便。妻总是在头天晚上备好下乡果品药物。她想去时就去,一年也有三四回吧。至于儿子,自上学后,我不大要求他同我一同前往,因为那是他的奶奶,而不是母亲,我探视我的母亲,他探视他的母亲,能这样做下去,也就行了。不过,当我与妻偶尔言及母亲的某些事,他常拉下脸:“不要在背后点评奶奶。” 每次下乡后,第一件事就是将母亲独住的居室里外打扫一遍,然后清除家具用品上的残垢,还会拆洗母亲的衣

阅读(754) 评论(0) 2007-05-15 17:32

悼 母 文

悼 母 文   母讳姓郑名玉莲,苏家当人氏,生于一九二七年正月十九亥时,家有二兄一弟。十八适父,父讳达火,已在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仙逝。母于二00七年三月三十一日近十一时辞世,享年八十有一。 孩提时,听父讲,母家乃当地大户,田百计,临寺下湖;家有船,捕鱼运料。至四五岁,外婆壮年西去。后娘当家,母与小舅几由大外婆抚管,家道始落。至嫁,嫁资微薄。外祖父又嗜闲,解放初,几与贫农无异。幸赖厚德,小舅得以学成自立,一直效力于区县省市相关部门。 母初来时,吾家贫寒。祖父生性懦弱,为人厚实。祖母南湖富家之女,不为娘家所重,常有屈尊之痛。父亲手下有两个未成年叔子,一家六口,栖身半边老屋,冬冷夏湿,天井暗臭,加上猪养鸡扰,时日在平静而又清苦中度过。母本疲弱,生儿育女,渐至厌食,头昏肚胀,时时侵噬,青春无光,口腹难享。虽如是,强以米汤为食,操持家务。夏制三冬之布,秋造年节之米;迎弟媳,建华居。后三分为家,

阅读(424) 评论(2) 2007-04-02 21:16

写给遥远的妹

献给遥远的妹   三十多年的事了 神情 已经记不清 一种朦胧 一直维系着年岁的疯长 渴望的角落 潜滋玩味在心的河床 为什么眼含着泪的牵挂 为什么心惦着情的思念 冥冥中 某种执着信念 主宰我梦追寻的蓝色方向 妹啊  你一定会重生 重生在某个地方 等我

阅读(495) 评论(0) 2006-12-23 13:16

母亲

  再也见不到倚门而望的身影  历经岁月磨难的母亲 此时,正挣扎病魔的牵手  在心的暖房  燃着一盆冬天的炭火   再也听不到绕村而呼的声息 承载生活重担的母亲  此刻,正跪求死神的请辞 在心的天穹 支起一地春夏的绿荫   母亲,以她生的坚毅 宣读着一世的无悔  母亲,以她死的无奈 祈祷着儿孙的福详    母亲  走而未走的母亲 未走而要走的母亲  您的惦儿,在想你

阅读(480) 评论(0) 2006-09-24 16:57